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小童星網—你學習過程中最熱心的伙伴!


當前位置:小童星 > 故事大全 > 正文

湖底住了個妖怪,起風的時候他就會出來看看(琉璃篇)

時間:2016-10-22 14:52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閱讀:
           湖底住了個妖怪,起風的時候他就會出來看看(琉璃篇)
 
 
   湖底住了個妖怪,起風的時候他就會出來看看。其他妖怪都覺得他很奇怪,問他,
 
你在看什么?他說他在看風。大家都覺得很奇怪,風是沒有味道也沒有形狀,他怎么
 
可能在看風呢?每當有人這么質疑他的時候,他總搖搖頭說,你不懂。他說他在等天
 
上的訊號,那個訊號能帶他上天。他簡直太奇怪了,妖怎么會想上天?!天上都是住
 
著老頑童的仙。但是,盡管他這么奇怪,別的妖精也不敢嘲笑他。因為妖精們的世界
 
里也很尿性,也總有種并不包容異類的心態,就好像世俗的人類。所以幾百年前我剛
 
為妖的時候,總有一些妖怪嘲笑我,嘲笑我每天來回飛在鏡湖上,銜著一根救命稻草,
 
每天在鏡湖中間丟來丟去。這時他們就會嘲笑我說,你看她好像億萬年前的精衛。然
 
而沒有人嘲笑湖底的妖精,因為這里所有人都怕他,說他是這湖底最厲害的妖。談論
 
他的時候,只有兩句話,“湖底有個妖怪,有風的時候他會出來看看。沒風的時候,
 
他會抓住湖邊的人和妖,然后把他們吃掉。”大家都相信這種說法,因為他們都知道
 
湖底妖在湖邊諾大的洞府門,都是由一些骷髏頭拼成的,人的,妖的,都有。但是,
 
其實他壓根就沒吃過人,我親眼見到他深夜里在山谷里游蕩,給那些不慎跌進山崖的人
 
與妖,超度,然后再將他們的頭骨拿下。每當他超度的時候一身正氣,簡直不像一個
 
禍害八方的湖妖。就這樣,他從他度了的那些亡魂手里,借了點東西,來偽裝他的善良
 
,可能也偽裝了他的信仰。當然最后的偽裝是我猜的,因為既然他刻意掩蓋,我又怎么
 
能知道他的信仰呢。但終于有一天被我知道了,或者說,終于有一天我跟這個木訥的湖妖
 
有了言語,在一個月圓的晚上,他繼續搬那些不幸落崖的可憐人的尸體的時候,呆呆木訥的,
 
被他聽到了我取笑的聲音。他說你笑什么?我說你干嘛故意把自己偽裝成一個食人魔。他
 
說這樣能避免認識不必要認識的人,講一些不必要講的話。“不必要講的話?比如現在?”
 
我撲棱著翅膀盯著他笑。他扭頭看我的時候有些妥協地無奈了,“大概吧。”后來他問我叫
 
什么名字。我說我叫,琉璃。是為妖之后的名字。他聽了我的名字之后就在不住地看天,
 
眼神悲蘇而凄涼,像坐了千百年枯禪的和尚老道,真不像一個妖怪。我們妖怪從來沒有這樣的,
 
我們都是大口喝酒大塊吃肉大聲說笑鬼哭狼嚎的。即便有的妖也有浮夸藏不住的悲傷。就好像
 
我再也不會銜著稻草在鏡湖上來回飛了,即使那個溺死在鏡湖的我,為妖之前的,生前的,我
 
所愛之人的形象,這幾百年更加明顯了。我也不會,銜著稻草,一直還想拼命救他了。所以我
 
覺得,湖底那個總在起風的時候出來看看的妖怪,有著跟我一樣的信仰與執念。當我問他,關于
 
執念的時候。他說,他的執念是風,也是天上,也是我的名字。我說我聽不懂,他說,風,天上,
 
與琉璃,于他而言,說的是一回事。我請求他說這個故事,我說你告訴我吧,我只是一個早已丟
 
棄執念的魂魄,化成了鳥而已。他說他曾經是仙,早在幾百年前,在天上,有一天一陣風吹落了
 
他手中的琉璃盞,因而他被貶到下界來。這讓我聽著很不舒服,我說我們下界就有這么不好嗎?
 
讓你對天上有幾百年的執念。他說我不會懂,對他這樣的小仙來說,不變,就意味著一切,他想
 
永恒地存在于天上,這是他存在的意義,因而現在的他只是一片虛無罷了。我想談些讓他高興的
 
事,所以我趕快問他,每次起風的時候,你都從湖底出來看看,你是不是就快要上天了?“大概吧,
 
或許很快,或許更慢。”他說他在等一個超度他的人,就好像一直超度著不幸人的他,雖然把他
 
們帶離了葬身的谷底,但也取下了他們的頭骨。湖妖說,這是他在天上犯錯的代價。要么留在谷
 
底,要么留下頭骨。他跟我講八苦,講十戒,講眾生疾苦,講遙遠的西天。而我只是撲棱著翅膀,
 
在有風的時候坐在鏡湖旁,聽著他講而已。偶爾有的時候,我也會開口講故事,講我為妖之前的
 
小小的一段情緣。無非就是所愛的人意外溺死在了鏡湖里,我悲痛欲絕也投了湖,但大概是我的
 
悲傷與怨氣太重太大,我的亡魂竟遲遲歸不了冥府,游蕩在鏡湖上空,成了鳥,也成了妖。湖底
 
的妖怪聽我講完這段小故事之后,對我擠了一個很難看的笑臉。但我知道他那是在安慰,因為那
 
是他幾百年來的第一張笑臉。他問我為什么叫琉璃?我說我也不知道,我再世成為鳥和妖之后,
 
眼睛睜開見到的第一件東西,就是一片琉璃碎片。說著,我從脖子上套出一串隨身帶了幾百年的
 
珠串,珠串的正中間,垂下去的地方,有一個隔了幾百年還在夜里發光的琉璃碎片。湖妖看了他
 
眼睛冒光。我說哎呀你哭了。他說是他遇到了真正的風,把他的眼淚吹出來了。從那之后他變得
 
更奇怪了,有風的時候,他會從湖底出來看看,沒風的時候,他干脆飛上天去,駕著妖云,繞著
 
鏡湖一遍一遍地飛,低著頭一絲一毫地看,像刻舟求劍的旅人,不放過每一片漣漪波紋。就這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在深夜的鏡湖邊等我。他要走了我的隨身帶著的珠串,他說珠串上的琉璃碎
 
片,是他的東西。是他在天上跌落的琉璃盞。他搖頭嘆息,他說又找了這么些年,還是一無所獲,
 
只有我脖頸上的這一片。我說好吧送給你吧。我問他,還要繼續找嗎?他先是搖頭說,不找了,
 
該走了。然后又點頭說,找,去西天找。我沒聽懂,但他似乎也并沒有打算讓我要懂。那晚在月
 
亮下,他只是不住地對我說著抱歉。我仍舊抱著一個妖該有的心態,一直笑著。第二天,我站在
 
距離鏡湖最近的山上,看到他跪在一個白臉和尚面前,三叩九拜,行了拜師之禮。和尚旁邊一個
 
毛臉雷公嘴的猴子在上竄下跳,與身旁一只豬頭嬉鬧。場景雖然詭異,但很祥和。他們都像妖,
 
但都不是妖。令我驚訝的是,他們四人一馬,竟然發現了我的蹤跡,還是根本就知道我站在山上
 
看他們。我站的那么遠呢。過了沒多久,那個毛臉雷公嘴的猴子一眨眼功夫就飛到了我跟前,把
 
我嚇了一跳。他讓我伸出手來,在我手里寫下了一串字,很像是一串地名,某某郡某某縣某某鄉。
 
猴子叫我小妖,他說,小妖,你生前的夫君,我已經幫你找到了。他投胎到了這個地方。雖然已
 
經過了千百年,他已投了好幾世,灌了好幾次孟婆湯,再無印象。但人的精魂是不變且永存的,
 
人的精魂里有愛。我一邊驚嘆地看著手里被他用手寫過之后閃閃發光的金字,一邊驚嘆著一個猴子
 
竟能說出這樣的話。然后猴子就搔著后腦勺笑了,道,“最后一句,師父教的。”說完他又想來的
 
時候一樣搭在云上了,臨走之前他又補了幾句,道,“這是我那沙師弟拜托我替你尋人的,他說他
 
欠你的人情,千百年前他本是天庭的卷簾大將,因風失手打了琉璃盞才被玉帝貶下凡間,而那碎了
 
的琉璃盞,一塊碎片正好砸中了你夫君的頭,才釀成了他溺死的意外。算是因因果果,緣起緣滅
 
吧。”其實我早猜到,也早釋懷,早就放下執念,也早就準備重新投胎為人了。與湖妖相處的百年
 
來,我也漸漸參透執念與怨憤。
 

(責任編輯:admin)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26选51506